中国第一个发现石油的人

2018年10月25日

晋《博物志》载:「酒泉延寿县南山出泉水,大如筥,注地为沟,水有肥如肉汁,取着器中,始黄後黑,如凝膏,然极明,与膏无异。甚佳,彼方人谓之石漆。」

 

唐《酉阳杂俎》称:「高奴县石脂水,水腻,浮上如漆,采以燃灯极明。」

 

唐《元和郡县志》记载:「玉门县石脂水在县东南一百八十里,泉有苔,如肥肉,燃极明。水上有黑脂,人以草墨取用,涂鸱夷西囊及膏东。」

 

“石油”一词,首见与沈括《梦溪笔谈》卷二四,云:

 

鄜、延境内有石油,旧说高奴县出脂水,即此也。生于水际,沙石与泉水相杂,惘惘而出,土人以雉尾裛之,乃采入缶中,颇似淳漆,燃之如麻,但烟甚浓,所沾幄幕皆黑。予疑其烟可用,试扫其煤以为墨,黑光如漆,松墨不及也,遂大为之。其识文为“延州石液”者是也。此物后必大行于世,自予始为之。盖石油至多,生于地中无穷,不若松木有时而竭。今齐鲁间松林尽矣,渐至太行、京西、江南,松山大半皆童矣,造煤人盖未知石烟之利也。石炭,烟亦大,墨人衣。予戏延州诗云:“二郎山下雪纷纷,旋卓穹庐学塞人。化尽素衣冬木老,石烟多似洛阳尘。”

 

沈括所说鄜延,即鄜州和延州,今为陕西省延安、延长、延川一带,为陕北油田所在地。邻近的甘肃省庆阳地区也有石油。沈括用石油代替烧松木制墨,并预言“此物后必大行于世”,可谓颇有远见。石油作为能源,于现代社会之作用,已不待言说了。

 

中国古代发现石油及其用途是很早的事,在沈括之前,石油或称石漆、石脂水、火油等。杨慎《丹铅续录》卷六:“石烛一名水肥,一名石脂,一名石液,今之延安石油也。”郦道元《水经注》卷三河水:“《博物志》称酒泉延寿县南山出泉水,大如筥,注地为沟,水有肥如肉汁,取着器中,始黄后黑,如凝膏,然极明,与膏无异。膏车及水碓缸,甚佳。彼方人谓之石漆。”(今本张华《博物志》所载文字不甚同)此即石油,古人用它照明或润滑轴承。

 

康与之《昨梦录》:

 

西北边城防,城库皆掘地作大池,纵横丈馀,以蓄猛火油。不阅月,池上皆赤黄,又别为池而徙焉。不如是,则火自屋柱延烧矣。猛火油者,闻出于高丽之东数千里,日初出之时,因盛夏,日力烘石极热,则出液,他物遇之,即为火。惟真瑠璃器可贮之。中山府治西有大陂池,郡人呼为海子,余犹记郡帅就之以按水战,试猛火油,池之别岸为敌人营垒,用油者以油涓滴自火焰中过,则烈焰遽发,顷刻敌营浄尽。油之馀力入水,藻荇俱尽,鱼鳖遇之皆死。(《说郛》第三四)

 

此猛火油也是指石油,可用于攻战。因石油比水轻,油浮水上,故可于水上燃烧。然云石油为太阳烘烤石头而出,则误。

 

陕北出石油,沈括之前古籍中已有记载。《汉书·地理志八下》上郡高奴县:“有洧水,可然。”段成式《酉阳杂俎》卷十:“高奴县石脂水,水腻,浮水上如漆,采以膏车及燃灯,极明。”高奴县即延川县,属陕北。

 

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卷九以石油入药用,可杀虫治疮。又云:“石油所出不一,出陜之肃州、鄜州、延州、延长,及云南之缅甸,广之南雄者,自石岩流出,与泉水相杂,汪汪而出,肥如肉汁。土人以草挹入缶中,黑色,颇似淳漆,作雄硫气。土人多以然灯,甚明。得水愈炽,不可入食。其烟甚浓。……此数说皆石脑油也。国朝正德末年,嘉州开盐井,偶得油水,可以照夜,其光加倍。沃之以水,则焰弥甚。扑之以灰则灭,作雄硫气。土人呼为雄黄油,亦曰硫黄油。近复开出数井,官司主之。此亦石油,但出于井尔。盖皆地产雄硫、石脂,诸石源脉相通,故有此物。”石油中常含硫黄,故燃烧时有硫黄气味。

 

 中国发现石油第一人

 

 

因此可见,沈括并不是第一个发现石油的人,而是第一个将其命名为石油,并且预测它以后会风行天下的人.

 

来源:杭州飞科电气PK10计划

在线客服

企业客服

在线时间

周一至周五
8:30-17:30

PK10计划 全天PK10计划 PK10计划 全天PK10计划 测试站点 全天PK10计划 全天PK10计划 PK10计划 全天PK10计划 PK10计划